“我从小被爸爸家暴,长大后做手术成为试管婴

阅读:1502019-10-01

  这是来自一位粉丝的倾诉。

  按照以往惯例,以第一人称自述,方便大家阅读。

  有句话叫:

  人到中年,保温杯里泡枸杞。

  而我呢,是人到25岁,后悔大学时的决定。

  跟风去切了输卵管,做女丁克。

  我生活在一个不太幸福的家庭,爸爸家暴,妈妈在我6岁时跑了。她走的很决然,都不抬头看看我,于是,我成了我爸最后的也是唯一的女儿。

  他在我12岁时再婚,也是从我12岁开始,噩梦就来了。

  后妈+家暴爸,我从12岁那年,就蒙上了青春时期的巨大阴影。

  我后妈是一个爱搓麻将的中年女人,她不能生孩子,当时有人介绍和我爸在一起时,她翘着二郎腿坐在客厅说的这句话,“我不能给你传宗接代。”

  我爸瞧上了人家的颜,憨厚老实的说,“我有女儿,不需要你传宗接代。”

  这两货中间夹带我,结婚了。

  

  后妈是个混社会的,十指不沾阳春水,家里做饭的事情,从12岁就落到了我肩上。

  每个黄昏落日我一脚迈进大门,就是后妈嚷着要吃饭的声音。灶台很高,我12岁时比同龄人低很多,踩着凳子对着灶台炒菜,做饭。

  慢慢的,那些不会的,那些必须学习的技能,随着年岁,都学会了。

  这样的生活习惯,让我养成了从小就心硬,处理事情很冷漠的态度。

  14岁时,我参加学校运动会,在人群中看到了一直抹眼泪的妈妈,看到我她很失措。

  问我过得好不好。

  我做了个什么样的决定呢?

  蹲在地上一把抓起沙子就撒到她眼睛里,然后望着她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,头都不回的走了。

  那之后我再没见过她。

  

  从小性格冷漠无情。

  每年放假的家长通知书上,班主任都在反复强调一句话:

  不爱笑,刻薄。

  凉薄的性格,让后妈对我很反感。

  她常常会在搓麻将输了后拿我撒气,各种来找我麻烦。

  但显然我不会过那种逆来顺受的人生,从小被爸爸打的嘴角流血,那时候太弱了,几岁的模样,被他以虐为主,站在大冬天的院子里腿打颤。

  读初中时,因为学校一点小小的错误,我爸把我按在路边的青沥马路上,当着来来往往的人群毒打。

  一巴掌,一巴掌,扇在我脸上,他嫌弃我丢人,嫌弃我没出息,嫌弃我在学校惹事,耽误他和酒友的把酒言欢。

  他的家暴性格,在娶了我后妈的没几年,瘾又犯了。

  之前我妈弱不懂反抗,成了他的施暴者。现在这个后妈比我妈厉害多了,他不敢动。

  然后他的施暴者,就换成了读初中的我。

  我在他喝醉酒,或者是心情烦躁,要么就是下雨时,能随便找个借口毒打一顿。

  有一次打的我昏厥,是他背着我去了医院。医院回去的路上,我真心盼望他跌进那个坑里,或者被强盗绑架撕票。

  我的脑海里有无数次想杀死他的方法,但都没有具体实施起来。

  

  现在想想,真是很怂很怂了。

“我从小被爸爸家暴,长大后做手术成为试管婴  高中开始,我就过上了叛逆生活。,谁的管教都不听。

  也是从高中开始,他对我的施暴不起作用了,我学会了反抗,学会去摁住他要甩向我的巴掌,也学会了和他各种对抗。

  没人指导我作业,哪怕我考最后一名都没人来打我让我好好学习。

  读高中时,我和后妈开始了家庭后宫大战。

  我性格犟,脾气直。

  她是属于那种怀鬼胎,在我爸面前柔柔弱弱,在我面前展示戏精本精的女人。

  高二时我学习成绩还不错,后妈就去学校告诉老师说我是抄的我们班第一名的卷子。

  她见不得我好,如同我见不得她好是一样的。

  高中时我开始攒钱,爸爸给我的一点点生活费我一直攒着,某天被她翻出来倒在床上,她恶人先告状,指着我的鼻子骂我狼心狗肺。

  “我对你那么好,你居然攒钱去找你那个不要脸的妈!”

  “我警告你,你要是再说我妈,小心我撕烂你的嘴!”

  我爸从门口进来,一耳光砸到我脸上,在他的人生中,我妈,就是他的污点。

  “我告诉你小兔崽子,你再提她,小心我弄死你。”

  那一刻,我决定,我一定要远离这个家,一定。

  你看,我长到这样三观不正的家庭中,都没有出现性格缺陷,相反我把自己塑造的刀枪不入,冷漠无情。

  我努力学习、考试,就是为的某天,能够插着翅膀飞离,然后这辈子都不回去。

  高考那段时间,后妈一直跑来恶心我,我爸天天盯着我的口袋和书包,他最怕的,就是我攒钱去找我妈。

  这对他来说是最没面子,最打他脸的举动。

  大人总觉得,孩子没什么本事,撑死了就是从这个漩涡,逃到下一个漩涡中。

  但对于我来说,我的下一个漩涡,就是我自己。

  最后我做到了,我终于飞到了我自己的漩涡。

  

  高三填志愿时,填了离家很远的大学。“我从小被爸爸家暴,长大后做手术成为试管婴

  大学时不合群,和寝室室友关系不好,性格太敏感导致的,以至于我成了那个室友聚会,我永远都不在的单独个体。

  她们从大二开始就孤立我,其实说实话,是我大一那一整年的孤立她们导致的。

  不敢交新朋友,不敢和别人谈心,每个人对我的好,我都会很神经质的想很多,导致自己越来越敏感。

  比如说一个简单的请客,室友觉得就是几块钱不用给,我非得给,一毛钱一分钱都算的很清楚。

  别人欠我的,我也算的很清楚。

  到了大二,她们会偷偷议论我,“我试过了,根本融不进来,以后拿她当空气吧,太刻薄了。”

  刻薄、凉薄成了我的代名词。

  

  我也想去融合,但我发现我还是做不到,想想我的原生家庭,我就想特别努力。

  别人的大学是玩出来的,我的大学是学出来的。

  上课第一排,拼了命的学习,门门考试第一。这样的人在大学,就是被议论的。

  “你们看她,这么努力给谁看啊,有啥用啊,大学又不是高中,幼稚。”

  你是不是也觉得我是个异类,有时候想想,每天神经紧绷的日子,真的是生不如死。

  我为什么不能放松一下,为什么不能和她们一起玩,一起谈心呢。

  一是自卑,二是觉得自己是寝室里最不如人的那个人吧。

  

  大学4年,我的学费一半是我爸给的,一半是助学贷款。

  大学4年,我没回去过一次家。

  毕业的时候,我爸扯着嗓子在手机那头理直气壮的喊,“你个小兔崽子,你4年不回来,现在毕业了,你要是敢回来我就弄死你。”

  他就是那种没出息的人,他总觉得我毕业了肯定没地方去,肯定会回去考试,或者当一老师,最后由他做主,给我寻一门亲事。在亲事上再好好敲诈勒索一笔钱。

  

  大一时他就说过,他会供我读大学,等到我嫁人,他就拿我去换钱,把读大“我从小被爸爸家暴,长大后做手术成为试管婴学的学费翻倍要回来。

  “毕竟这读了大学和外面混的女孩子不一样,你至少能换高价钱啊。”

  他觉得,我永远都逃不出他的掌心。

  那通电话后,我要了一万块钱,那是我最后“敲诈勒索”他。

  我把那钱拿去换了助学贷款。

  之后一直扎根在深圳,一次老家都没回去过,换了电话和微信号,我和爸爸、后妈,从那通电话后,就断了联系。

  

  我以为,远离了过去,我就能过得很好。

  我能结婚能生个孩子,能有一个幸福安静的家庭。

  后来发现我想错了。

  有的人一出生,一生都被童年治愈;而有的人一出生,一生都在治愈童年。

  可悲的是,我就是那个一生都在治愈童年的姑娘。

  谈了好几个男朋友,在谈到结婚这件事我很胆怯,我会想到我爸爸对我的毒打,会想到黄昏时踩着凳子做饭,会想到他们的尖酸,他们的刻薄。

  好几个男朋友,都因为我对男人的惧怕和胆怯分手了。

  在外面工作的这些年,原生家庭的摧残让我过了一段没有人指点,没有人背后议论的平静生活。

  但我发现,随着年岁的增长,我越来越害怕结婚,越来越害怕面对婚姻。

  婚姻在我眼里是不幸福的,是两个人为传宗接代捆绑在一起的悲剧。

  我没有经历过幸福,我想象不到幸福的婚姻两个人之间是如何相处的,我想我是悲催的。

  25岁,做了一个决定。

  开了手术单,进了一家医院,面对医生无数次的质疑,躺在手术台上切了输卵管。

  25岁,我就决定这辈子不结婚,这辈子不生孩子。

  那是我接触丁克群体的第2年,羡慕那种自由、无国度旅游、无牵无挂的小日子。那时候越来越崇尚丁克。

  而现在社会丁克族越来越庞大,那时候和几个小姐妹一起做了

  “切掉输卵管,一辈子只爱自己”

  的决定。

  

  结果不到半年,我还是后悔了。

  想想自己老了,自己迟暮时,拄着拐杖,身后无牵无挂时,是怎样的一种孤独呢?

  想想我就害怕。

  我终究还是没有强大起来,终究还是一副小女人的模样。

  其实我是很渴望婚姻和幸福安静的家庭的,我从小不幸福,有个那样的爸和后妈,那些毒打历历在目。

  而我最终的目的不是逃避家庭和婚姻啊,而是要组建一个家庭,然后告诉老公,我们的婚姻,绝不能过成我爸妈的那种支离破碎。

  现在我切了输卵管,却不想做女丁克了。

  

  二十几岁,我还是弱到没能做好决定。

  你说人一旦做了决定,是不是真的就很难去挽回。我曾找过无数次医院,得到的答案都是一样的:以后想结婚生孩子,只能做ivf。

  我总不能遇到想结婚的男人,第一句就告诉他:我只能做ivf。

  呵,人生啊,还真的是很讽刺呢。


最新文章

热门文章